网易首页 > 网易安徽 > 正文

【原创】漫话宗教与邪教

2017-05-19 12:12:08 来源: 江淮家园网
0
分享到:
T + -

去年引起沸沸扬扬舆论的张铁林先生的“坐床大典”,大家也都知悉了。大家在唏嘘“皇阿玛”幻化成“白马奥色法王”的同时,大概也会思索思索宗教的产生,以及为何会有人愿意相信神佛这类的问题。

【原创】漫话宗教与邪教 

拿西方人为例,宗教的产生,原因亦早被考古的学者研究透彻,无非是客观方面,古人智力有限,无法清楚、正确的理解这个世界。主观方面,人类恰好需要一些精神寄托,一来是团结自己的族群,毕竟共同的信仰准则、不容易分裂;再者是激励自己的族群,无论是面临自然的淫威抑或是左礽的侵袭,都需要我们不怕死、英勇牺牲的精神,而这精神便是宗教恰好能够提供的。

在古代,宗教总归是要比法律实用的,作为统治集团,你甚至不需制定颁布法律,只要说,我的命令就是上帝的旨意,就可以不顾虑平民百姓的自然权利,肆意的进行财富的掠夺,这便是所谓的君权神授,而西方的罗马教廷,更是凭借它与上帝的“亲近”,接受天主诸国的供奉,丕平献土,一举成为中世纪欧洲最大的国家。

然而宗教终于还是有它的弊端,虽然它比法律要容易使用,但凭借鬼怪神力对民心的蛊惑是换不来国家的长治久安的,自欧洲启蒙运动以来,人们便在发展科学的同时,也深刻的反思宗教存在的合理性,也就是,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宗教?

十七世纪的笛卡尔就曾深刻的反思这个问题,他在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中就写到这样一句话“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上帝,因为圣经要求我们相信上帝,那我们为什么又要相信圣经,因为圣经是根据上帝的旨意编写的。”显然我们在“为什么相信上帝”这个问题上形成了逻辑循环,教徒们因为只顾着担心地狱,向往天堂而丧失了最起码的理性。

这便是欧洲人的宗教,它既维护了欧洲的文明统一、也阻碍了欧洲近现代进程。相比欧洲人,显然中国人更负有智慧和理性,宗教从未统治过中华民族、中华民族从来不轻信鬼怪之说,甚至在古代的一些文学作品中,诸如《三言二拍》、《儒林外史》,和尚、道士还常常坑蒙拐骗,假借神力玷污妇女、欺压百姓。

在这些讽刺小说中,有的和尚会在脑袋上涂盐,引诱黄牛舔舐,以黄牛舔舐自己脑袋为证,说明黄牛与自己前世有缘,而要霸占农民的黄牛。女信徒在寺庙拜佛求子,和尚又会借此机会与她们私通,破坏纲常伦理。

这是为什么呢?中国人其实是尊重宗教、秉持信仰自由的理念的,正如孔子所说,务民之义,敬鬼神而远之。但由于和尚、道士不负赋税徭役、每天吃斋念佛不从事农业生产。普通民众之于和尚、道士,是既痛恨他们的养尊处优、又羡慕他们安逸的生活。反映在当时的文学作品中,和尚、道士的地位往往不会太高。时至今日,我们更是把佛道院场当做旅游的去处,鲜有人能够真正信奉一些神佛。

当然,给和尚、道士一些香火钱,我们并不会有吃亏的感觉。在与中华文明相伴相随几千年的过程中,宗教也潜移默化进国人的文化传统。拜佛祈福其实也是正常的文化行为。

如果说正常的宗教行为还能为人所容忍,宗教人士的欺诈作恶为人所不齿,那么邪教则是令人所恶心的了。

张铁林先生的坐床,说到底也是一类邪教。毕竟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吴达镕,本身也并非什么僧人,借着藏传佛教的外衣,以及对自己神力的渲染,他成功欺骗了张铁林、也恶心到了我们这些看客。

不像是传统的宗教,邪教没了引人向善的教义,只剩下装扮着鬼怪的外衣糊弄信徒,骗取财物,危害公民的生命。近年来的全能神教便是典型的邪教,从在麦当劳围殴其他用餐人员开始,慢慢进入到公众的视线,教徒们迷信所谓的全能神,为了健康不惜让子女喋血;为了“永生”,和睦的家庭竟然引刀互戕。2011年,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邪教“实际神”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,将其残忍杀害。原因是李桂荣认为女儿是小鬼,处处纠缠她,致使其没有时间“信神”、读书。在吉林省白城市经济开发区一居民楼的楼道内发生一起火灾,居住在该单元的居民郭凤荣、卞静和张秀清三人在—楼楼道间内死亡。郭凤荣尸体炭化损毁程度严重,手脚及四肢部分烧毁,肠子溢出,经过勘验,我们确定了这起火灾乃是人为,而在卞静的尸体上,我们还发现了“全能神”邪教书籍《话在肉身中显现》一本。

骗财的不法手段有很多,但通过邪教来敛财,无疑是最下流的一种,然而有些邪教枭首甚至不满足于金钱,他们更会利用自己的权威做危害公民健康、国家统治的大恶事。从黄巾起义到拜上帝教,虽然他们有农民自发起义,这一积极的历史评价,但在当时看来,他们确实是邪教无疑,为当时风雨飘摇的帝国统治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。

防微杜渐,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的生活格调也随之提升,大家愿意去了解佛道哲学。于是难免会有人附庸风雅,拿着神佛的名义去欺骗社会。如果不去关注这些怪力乱神,他们就注定会畸变成如全能神教那般的邪教组织,祸国殃民。

我们需要秉持着理性去看待这个问题,既然中国的古人可以嘲讽那些佛道僧侣,而西方的启蒙思想家也早已指出宗教的逻辑错误。那么作为当代人,面对卑劣的邪教,我们更没理由受到它的蛊惑。

我们的生活中,必然还是会出现白马奥色、黑马奥色;或是全能神、全能佛;但只要我们秉持着理性,它们纵然包装的金碧辉煌,也终然会变成一个个笑谈,烂在历史的故纸堆里。

张丹丹 本文来源:江淮家园网 责任编辑:张丹丹_hf03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57岁水星家纺董事长李裕杰去世 因意外摔伤医治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安徽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